虽然中国男篮在亚洲杯上折戟,并且不敌黎巴嫩之后球队饱受诟病身处风口浪尖,但是对于周琦,在亚洲杯结束之后,其“亚洲第一中锋”的名号已经让中国球迷感受到了这位首发内线的绝对担当,也正因如此,周琦未来的每一步都得到了足够多的关注......

就在今天,据澳洲篮球相关博主发布的消息称NBL自由球员跟踪网站显示,周琦已经签约了一支中国球队。此消息一出则顿时激起了国内球迷热议,但是除了CBA各支球队的讨论之外,近期频频占据球迷眼球的东亚超级联赛球队湾区翼龙成为了现如今众人讨论的焦点,相比起其他CBA球队而言,翼龙队的呼声竟是出奇的高。

不过之所以能够占据话题中心,也并不是空穴来风,今年休赛期东亚超级联赛球队湾区翼龙的操作已经引起了部分CBA球队总经理的不满,其与部分媒体人都对这样的挖人颇有微词,而作为周琦经纪人的睢冉在社交媒体上的发文,着实让球迷感受到了CBA联赛正在面临的压力。

根据2020年实行的球员合同规定,周琦若回到国内CBA联赛,在新疆男篮继续拥有独家签约权的情况下,若球队不肯放人周琦就无法加盟其他球队,新疆男篮可以不断地利用D类合同将其留在阵中,而这也是为何周琦无法与其达成协议最终选择前往NBL征战的原因。母队对于球员在签约上拥有的绝对优势,或许也是睢冉在动态中所表示的“少的是缺乏对球员尊重”。

而此时异军突起的东亚超级联赛成为了CBA联赛在亚洲范围内的最大竞争对手,作为旗下直接管理的俱乐部湾区翼龙也在近期频频抢镜,继昨天传出刘晓宇或将加盟球队之后,整个休赛期他们已经堪称“扫货”一般接连签下近十名CBA旧将,这一切都归功于联赛以及球队背后巨大的资本运作。

创始人马特·拜尔曾经是易建联在雄鹿时期的翻译,17年与合伙人在澳创办了“亚洲联赛首届国际邀请赛”是现如今东亚超级联赛的雏形,虽然其间与FIBA发生了不少纠葛,但是随后与之化干戈为玉帛并且此后创办了“超级8”赛事并在随后升级为了“非凡12”赛事,直到2019年创办了现如今的东亚超级联赛,值得一提的是这得到了FIBA的承认。

虽然因为疫情原因此后两年并未成功举办,但在本赛季开启之前,前NBA球星拜伦·戴维斯、慈世平和肖恩·巴蒂尔都成为了投资大使,NBA著名经纪人比尔·达菲也加入其中,同时还得到了Raine Group高达1300万美元的投资,后者此前曾报价30亿美元试图收购切尔西。在这一众宣传之下,东亚超级联赛的估值顿时飞涨超过了1亿美元。

至于直接受东亚超级联赛管理的湾区翼龙队,据消息称其今年的在签约球员方面的预算达到了12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高达8100万元,这样的预算是较为夸张的。据媒体“东超粉丝团”分析称,最为大牌的刘传兴在NBL签的是发展球员合同,年薪约为120万人民币,而在来到翼龙队之后将直接拿到1000万人民币的顶薪合同,而根据CBA联赛8月1日公布的22-23赛季工资帽上限,国内球员顶薪上限为600万元,与之相比的差距不小。

另外据相关媒体报道,作为四川男篮重建重心的朱松玮也是这次湾区翼龙大肆引援的重要一员,他拒绝了四川男篮3年约400万元的续约合同,选择了湾区翼龙给到的2年700万的报价,外援尼克尔森或也将拿到1000万的顶薪,而其上赛季在韩国KBL联赛的合同才仅仅64.1万美金。鉴于湾区翼龙只能拥有三名顶薪球员,除了刘传兴和尼克尔森之外还剩下一个名额,虽然可能性较为有限,但现如今已经明确表达离队意愿的郭艾伦,若是最终选择加盟湾区翼龙,也将是意料之外的重磅炸弹!

从教练到球员,湾区翼龙几乎是在一个夏天完成了极致升级,下赛季他们不仅要参加东亚超级联赛,更时受邀加入了菲律宾的PBA联赛,而随着联赛的赛事价值不断提升,诸如湾区翼龙这样高薪挖角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多,毕竟从球员自身的角度考虑,也正如我们昨天推文中说到的那样,“挣钱嘛,不寒颤”。

而从整个CBA联盟的角度来看,球员合同的制定势必还需要不断完善,无论是从之前的周琦还是现如今的郭艾伦,如果球员在与球队的商讨过程中没有主动选择的权利,势必会引起越来越多的人才流失,若是能够前往NBA或者欧洲赛场征战,这样的结果或许都能令各方接受,可如果不断有球员前往期待有更多明星加入的东亚超级联赛,CBA整体的商业价值将得到空前的影响,久而久之的恶性循环之下,危机距离我们的联赛似乎也越来越近了......

疫情对于全球各国联赛的影响都是客观存在的,而球员作为一个联盟最为宝贵的资产,怎样去追求球员与球队之间的平衡,成为了在现有大环境下CBA联赛寻求发展的最大难题,这无疑是职业化道路上的难关,要想克服这一困难并非易事,不过与之相比,联赛以怎样态度对待,如何让球员和外界看到正向发展的希望才是最关键的......